Nippon Paint’s purchasing strategy

01/03/2017 by 涂经联

A year ago, Tado Tetsushi, Vice President of Nippon Paint Holdings Co., Ltd, said: “In order to develop in the global market, we made a decision to participate in the ‘global battle for market share’.” From focusing on local development to actively promoting the globalisation strategy, Nippon Paint transformed significantly. Which on the one hand reflects its rising competence, and on the other its willingness to break the traditional conservative thinking and actively carry out reforms.


资料图片:立邦母公司日涂控股正在通过收购手段加速其全球化的脚步。

“为了在全球市场上都能够有所发展,我们作出了参加‘全球规模的市场阵地争夺战’的决定。”大约1年前,田堂哲志(TADO Tetsushi)在接受日本《周刊钻石》采访时,如此宣告他以及他所掌控企业的全球战略措施。

再往前推1年,也即2015年4月1日,田堂哲志刚刚升任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NipponPaint Holdings Co.,Ltd.。下称“日涂控股”)社长(相当于总经理)一职,成为这家当时位居亚洲第二的涂料生产商——位居亚洲第一的是关西涂料株式会社(Kansai Paint Co.,Ltd.。下称“关西涂料”)——的实际掌权人。

田堂哲志的上任实际上成为日涂控股发展历史上的一条分界线——在此之前,日涂控股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本土事业的发展上,海外市场只是其业务补充,最大的成就便是与新加坡吴德南集团(Wuthelam Group)合资在亚洲区域开展的立邦涂料事业,但并不占控股地位。日涂控股这种保守的局面在田堂哲志接任前被打破,并“唤醒”了其“参战”全球市场的野心。

与其说是田堂哲志的到来让日涂控股收获了野心,不如说是日涂控股为它勃发的野心找到了合适的“操盘手”。在田堂哲志之前,日涂控股(当时名为“日本涂料株式会社”,以下统称“日涂控股”)经历过松浦诚和酒井健二两任社长。因为金融危机,松浦诚对日涂控股的经营并不算成功,酒井健二就在此时接过“烂摊子”,并完成了对日涂控股的救赎,确立了成为“全球领先的涂料生产企业”的目标。

与所有有野心的企业一样,收购成为日涂控股实现野心的捷径。纵览日涂控股官网开示的信息列表,从2013年开始,“收购”这一关键词便频繁出现,并延续至今——通过2015年对亚洲区域与吴德南集团合资的立邦涂料事业的收购,日涂控股攀升至全球第四大涂料生产商的地位,并超越关西涂料成为亚洲涂料市场的霸主。

也因此,对于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裹挟从合作伙伴吴德南集团那收购而来的对立邦涂料事业的控制权,日涂控股将中国定义为“核心市场区域”,并作为支撑其建筑涂料业务的市场支柱。因此,日涂控股依然表现出在中国持续寻找收购机会的态度,并未停步。

但欧美区域依然是其软肋。在田堂哲志看来,巩固亚洲市场地位的同时,日涂控股的下一步将向欧美市场发力。在田堂哲志上任以后,与其“全球化目标”相匹配,日涂控股的收购触角不再局限于它所熟悉的本土及亚洲市场,开始向欧美市场延伸。

在前述采访中,田堂哲志如此判断日涂控股的“全球化”机会:“‘Big3’(指世界排名前三的涂料生产商,包括PPG工业、阿克苏诺贝尔和宣伟——编者)的市场份额加起来也只不过占了全球涂料市场的30%左右,这样说来世界涂料市场并没有出现寡头化的局面。哪怕‘Big3’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也许我们无法撼动它们的地位,但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仍有发展的余地。”

随着日涂控股“买买买”行为的延续,对于其所挥舞的收购大棒以及其后的逻辑与脉络,也开始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